當前位置:網(wǎng)站首頁(yè) > 西寧科技資訊

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"燒腦"又燒錢(qián) 雙倍的付出只為離夢(mèng)更近

  又是一年就業(yè)季。每到這個(gè)時(shí)候,同學(xué)們都用盡各種辦法尋找自己在簡(jiǎn)歷中的加分項,而在這之中,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的經(jīng)歷似乎是一個(gè)可以打開(kāi)更多就業(yè)機會(huì )的鑰匙。然而,不少同學(xué)表示,輔修并不是有百利而無(wú)一害的選擇。

  這種“一份時(shí)間雙份經(jīng)歷”的選擇真的值得嗎?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(xiàn)記者通過(guò)采訪(fǎng)發(fā)現,選擇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的學(xué)生不僅需要平衡兩份課程之間的安排和學(xué)習計劃,也要在各種“燒腦”的政策和規則中找到最適合自己的選擇。一段時(shí)間以后,很少有人能將所有輔修課程堅持上完,最后能拿到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證書(shū)的人更是少之又少。

  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:雙倍的付出只為離夢(mèng)想更近

  對于高校中“輔修”的定義,很多學(xué)生都感到很“暈”。記者了解到,大多數高校學(xué)生口中所說(shuō)的“雙學(xué)位”,一般就是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學(xué)位,即由學(xué)校自行制定標準,在畢業(yè)時(shí),學(xué)校在一個(gè)學(xué)位證上注上兩個(gè)學(xué)位名稱(chēng)或頒發(fā)高等院校制作的“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證書(shū)”,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“兩個(gè)學(xué)位”。

  記者了解到,目前很多高校都開(kāi)設了輔修課程,其中包括對于學(xué)校內部學(xué)生及外校學(xué)生的輔修課程。這些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不僅在錄取時(shí)對學(xué)生的成績(jì)及經(jīng)歷有較高要求,其高強度的課程安排也不是每個(gè)學(xué)生都能勝任的。

  回憶自己上過(guò)的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課程,北京市某普通高校的大四學(xué)生鄭迪告訴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(xiàn)記者,這個(gè)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每學(xué)期的課程都占滿(mǎn)整個(gè)暑假,沒(méi)有休息時(shí)間,讓鄭迪連連感嘆“記筆記記得腦袋都要大了”。

  在上課之前,鄭迪也不知道這個(gè)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的具體時(shí)間安排是怎樣的。在得知某知名高校開(kāi)辦暑期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課程時(shí),懷著(zhù)單純的名校情結,他決定前往曾經(jīng)失之交臂的夢(mèng)想學(xué)府。按他的話(huà)說(shuō)就是“想去學(xué)點(diǎn)不一樣的東西”。

  現在的鄭迪已經(jīng)學(xué)完了這所名校暑期的輔修雙學(xué)位課程,也學(xué)完了他本科所有課程。在暑期學(xué)習的20門(mén)左右的課程中,據他自己說(shuō)目前有幫助的只有三四門(mén)課程,不過(guò)鄭迪覺(jué)得差不多有10門(mén)課程會(huì )對以后有幫助。

  “一半的課程有吸引力吧。”鄭迪告訴記者,即便是名校,一些偏理論或者純理論的課程也吸引不了他。“作業(yè)考試都很簡(jiǎn)單,就是論文的壓力有點(diǎn)大,有點(diǎn)像高考的感覺(jué)”。

  第二學(xué)期,教室里少了很多人。在鄭迪眼中,本應放松的假期卻需承受不小的學(xué)業(yè)壓力,很多同學(xué)“理所應當”選擇了放棄。“名校暑期輔修雙學(xué)位費用貴、時(shí)間短、任務(wù)重,難以真正學(xué)到東西。有學(xué)弟學(xué)妹咨詢(xún)過(guò)我,不是學(xué)霸的,我都不推薦。”鄭迪說(shuō)。

  的確,對于選擇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的學(xué)生來(lái)說(shuō),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給了自己一個(gè)離夢(mèng)想更近的機會(huì )。從這一點(diǎn)出發(fā),再苦再累也不是問(wèn)題。

  楊羊今年6月剛剛畢業(yè)于重慶某高校英語(yǔ)專(zhuān)業(yè)。她一直有一個(gè)做“電視后期”的夢(mèng)想,而真正讓她開(kāi)始觸及夢(mèng)想的是從大三開(kāi)始學(xué)習的新聞學(xué)輔修課程。當看到寫(xiě)著(zhù)課程安排的傳單時(shí),“電視攝像”和“網(wǎng)頁(yè)設計”課讓她動(dòng)了心。

  在電視攝像課上,從沒(méi)接觸過(guò)攝像機的她終于摸到了器材,并且幾乎每節課都能使用;而在課上接觸了后期制作的軟件之后,她感覺(jué)自己“逐漸上道”了。在大三的暑假和大四,楊羊分別在電視臺和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實(shí)習過(guò),如今,她在一家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從事國際新聞編輯工作,繼續她的新聞夢(mèng)想。

  師資水平降低,課程縮水成為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的通病

  雖然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在大學(xué)生中一直擁有高人氣,但是越來(lái)越多的學(xué)生也開(kāi)始吐槽,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的師資水準往往較低,有些課程甚至是博士生、碩士生代課,而安排的課程也常常“水分大”,此外,一些學(xué)校的輔修課程收費較高。漸漸地,一些學(xué)生表示,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已經(jīng)成為“雞肋”。

  牛冬嫻今年6月畢業(yè)于北京某985高校,學(xué)習文科專(zhuān)業(yè)的她輔修了英語(yǔ)專(zhuān)業(yè)?;貞浧鹱约旱妮o修歷程,牛冬嫻說(shuō)令她收獲頗多的是外教課程。但是,有一些外教就不如她想象中的好:“只是叫同學(xué)們說(shuō),自己卻不教新的東西。”她曾經(jīng)問(wèn)過(guò)與自己同級的英語(yǔ)系同學(xué),交流之后發(fā)現自己在雙學(xué)位班里的外教與本專(zhuān)業(yè)同學(xué)的外教沒(méi)有一個(gè)是相同的。

  事實(shí)上,師資“注水”并不少見(jiàn)。記者了解到,很多學(xué)校設立的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的相關(guān)課程由于管理松散,任課老師并不是招生宣傳時(shí)的名師:有的是新來(lái)的老師,有的甚至是助教、博士生、碩士生來(lái)代課。

  牛冬嫻就是親歷者之一,在輔修班的中文教師里, “上課老師有不少是助教級別的”。牛冬嫻說(shuō),“看起來(lái)都比較年輕,還有一些是研究生。”

  由于課程安排緊,課程內容與理想有所差距等原因,不少同學(xué)都難以堅持修完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的全部課程。

  牛冬嫻表示,報名時(shí),共有100多人在學(xué)習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,而在畢業(yè)時(shí),有20人左右拿到了輔修學(xué)位證書(shū)。這“掉隊”的80多人,有些只是拿到了輔修證明,也有一些人中途放棄了。

  北京市某藝術(shù)類(lèi)高校的大三學(xué)生王鷗也曾“研究”過(guò)雙學(xué)位這件事,但是深入了解后,她放棄了讀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的想法。

  “我覺(jué)得學(xué)校英語(yǔ)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的師資不是很好,還要占用那么多時(shí)間去學(xué),不如自己外面報班,把四六級考個(gè)高分更實(shí)用。”王鷗所說(shuō)的英語(yǔ)輔修雙學(xué)位課程,上課時(shí)間為工作日中3天的晚上、星期六的一整天外加每個(gè)寒暑假一周到兩周時(shí)間,需要持續學(xué)習兩年時(shí)間,這讓王鷗覺(jué)得付出與效果不成正比。

  此外,王鷗還研究過(guò)很多所謂“名校暑期輔修雙學(xué)位”。“其實(shí)這種雙學(xué)位就是變相掙錢(qián)。”王同學(xué)指著(zhù)380元1學(xué)分的高額費用告訴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(xiàn)記者,當時(shí)想過(guò)報名,但是由于擔心花了錢(qián)和時(shí)間,課程仍不夠專(zhuān)業(yè),就放棄了報名。

  讀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,到底有沒(méi)有用?

  說(shuō)起輔修的優(yōu)勢,最重要的一點(diǎn)就是可以打開(kāi)另一專(zhuān)業(yè)的就業(yè)渠道,然而,不少同學(xué)發(fā)現,在求職市場(chǎng)中,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并沒(méi)有那么“吃香”。

  北京市某知名高校大四學(xué)生魯源告訴記者,自己在大學(xué)時(shí)因為不喜歡本來(lái)的專(zhuān)業(yè),所以選擇學(xué)習一個(gè)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。“但是在求職時(shí),本來(lái)專(zhuān)業(yè)方向的相關(guān)單位覺(jué)得我沒(méi)有相關(guān)的實(shí)習經(jīng)歷;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方向的單位認為我這是輔修,所以也不愿意要我,我現在太尷尬了”。

  此外,魯源表示,由于學(xué)習了輔修課程,需要修的課程太多,導致整體成績(jì)都不理想。

  “大一還沒(méi)有學(xué)習輔修課程時(shí),我的成績(jì)在班里一直是中上等的,自從開(kāi)始輔修,我的成績(jì)越來(lái)越下滑。因為需要學(xué)習、復習的內容太多了,整個(gè)考試周早中晚的時(shí)間都排滿(mǎn)了,考試狀態(tài)也不好,有些排不開(kāi)的考試還得補考。”

  面對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在課程安排中的種種問(wèn)題,以及學(xué)生難以招架的種種課程負擔,輔修在一些學(xué)生眼中變成了“雞肋”。那么,大學(xué)生應當如何看待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呢?

  對此,中國人民大學(xué)哲學(xué)院黨委書(shū)記韓東暉在接受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(xiàn)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,從學(xué)生的長(cháng)期發(fā)展來(lái)講,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還是很有必要的。

  “對于本科生來(lái)說(shuō),現在的高校應當給予他們足夠多的自主學(xué)習的時(shí)間,學(xué)生可以安排學(xué)習自己喜歡的內容,其中也包括輔修。”韓東暉表示,輔修課程對于優(yōu)化學(xué)生的知識結構來(lái)說(shuō)也是有好處的。

  然而,韓東暉表示,相較于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,在研究生時(shí)換一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可能是更好的選擇。“從現在的形勢來(lái)看,無(wú)論是主輔修還是雙學(xué)位,用人單位可能更傾向于招聘有復合專(zhuān)業(yè)背景的研究生,這也是現在很多人覺(jué)得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的競爭力不足,有些‘雞肋’的原因”。

  那么,學(xué)生應該如何選擇適合自己的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?韓東暉表示,“學(xué)生可以選擇與學(xué)科關(guān)系比較密切、互補比較明顯、更適合學(xué)生發(fā)展的學(xué)科。比如數學(xué)和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結合、哲學(xué)和法學(xué)的結合,這些都屬于思辨性比較強的學(xué)科,結合起來(lái)是有優(yōu)勢的。”

  因此,韓東暉認為,想要選擇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的學(xué)生需要對自己的主輔修專(zhuān)業(yè)進(jìn)行衡量后再作出理智選擇。“對本專(zhuān)業(yè)有特別強的興趣,并且能盡快地進(jìn)入到研究性學(xué)習階段的學(xué)生,就不一定需要輔修其他專(zhuān)業(yè)了”。(應采訪(fǎng)對象要求,文中學(xué)生均為化名)


本站所有文章,如需轉載,請注明:轉自西寧網(wǎng)絡(luò )公司[http://www.fujitsuairconditioning.com]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fujitsuairconditioning.com/show/83/
上一篇:英國謝菲爾德大學(xué)首次在華招收3D打印方向碩士博士 下一篇:2017年考研報名人數首破200萬(wàn) 考研升溫折射就業(yè)壓力

西寧科技資訊相關(guān)文章